青柯大王好

恋与世界(困局)6






“永远不要相信我们,我们只是人类。——西部世界



Chapter 6 同类

“医学生?这个时间看解剖书的女生我还是第一次见。”才问第一个问题许墨便很自然的坐在阮棕的身旁,作出一副要长聊的样子,背对着窗外的许墨在阳光的衬托下使他脸部的轮廓显得越发柔和,犹如冬日的暖阳。
“嗯。”阮棕不再像第一次那样慌张,有过经验的她很快进入状态。

“就读恋与大学?”

“对。”还好长的不显老,加上今天的这身打扮,应该不会露出破绽吧,阮棕暗想。

“你…… ”许墨显然第一次遇到对他反应如此冷淡的女子,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没有道理不把握机会。交流是观察行为的最好方式,既然送上门来了,阮棕自然也不客气。一个个问题朝着许墨接踵而至。

“我知道你,许墨…..咳,教授。” 

“嗯?” 

“我明白你知识渊博,所以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 


“学生的请教我一向乐意回答,什么问题呢?”


 “我想问你,世界的认知。”阮棕眨了眨眼,玩味地看着许墨,同时心里记上了这么一笔,要是许墨系统崩溃了就带回去修理,她全权负责。


“……….你想问的是从哪个角度看待世界吗?还是…….?”许墨显然对这个问题有点疑惑。


“你是怎么看待这个世界的。”阮棕及时加上了这句。

“………..这是个墨守成规的世界,所有事物都按照它该发展的方向走。”许墨推了推眼镜回答道。

思考的标志性动作,并没有行为停止的前兆。

“那么是什么催使着这一切如此按部就班的运转?”阮棕隐隐有些兴奋,有种遇到同类的感觉。

许墨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女子,眼中似有色彩在慢慢晕染。

“是秩序。”

这回轮到阮棕沉默了,她盯着许墨看了好一会,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然后她慢慢的合上书站起身准备离开。

许墨有些惊疑,连忙跟着站起来,想不通阮棕为什么做出这种举动,情急之下拉住了阮棕的手。

“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我不小心冒犯了你?”


“没有,你回答的很好,只是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家了。”阮棕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被拉住的手,不咸不淡的回答。

“你的表现可不是这样。”

这个时候的许墨透露出了一股为了探寻谜题真理的科学家气质,还是不得到答案誓不罢休的那种。


“…….抱歉,我只是不善于与人沟通,你的观点和我一致,我有些觉得恐慌。”

“你也是这么认为的?”得到答案后的许墨立刻放开了手,自然的仿佛没发生过一样。

“是的。秩序运转着这个世界,让我们避开了混沌。”


许墨赞赏地看着阮棕,嘴角勾出了晦暗不明的笑容。右手抬起似要做些什么,又在半空中放了下去。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阮棕有些为难,她纠结着是报真名还是假名。

“名字只是个代号不是吗?就像我叫许墨,别人同样也可以称呼自己为许墨,所以姓名……”许墨似是看穿了阮棕的心思,给了阮棕一个台阶下。


“啧,我叫阮棕,筝阮的阮,棕色的棕。”阮棕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累到了,居然会跟许墨27号自报家门。

“阮小姐你好,我叫许墨,许可的许,墨色的墨。”许墨歪了歪头伸出了手。

看着许墨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阮棕鬼使神差的握了上去,正经握手的两个人就像达成了什么共识一样,画面有点像什么历史性的会晤。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