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恋与世界(困局)8


没什么话说,一本正经发文。




—————————————


真爱总是值得等待的。——西部世界

Chapter 8 心知肚明


不会就这样站了两天吧?阮棕腹诽道。
“许墨?”
听见呼唤的许墨身子很明显的顿了一下,慢慢地转过身来,见来人是阮棕,他狠狠的吃了一惊,微微皱了下眉,虽面无表情,眼神却透出了不解和其他复杂的情绪,这种细节快到阮棕都没来得及琢磨便很快换上了公式化的微笑。

“好久不见,阮棕,你今天看上去很不一样。”

“也就两天。”阮棕不自在的摸了摸头发,平静的回答道。

“你在这待了两天?”

“好像是呢。”许墨漫不经心的回答让阮棕有些不满。

“长时间停留在一个地方必定有原因,要么那人腿脚不便,要么那人不愿离开,还有,那就是在等待。”


许墨没有回答,转身继续望着窗外。

“承诺是撑起等待的杠杆。”阮棕慢慢走到许墨的身边,看着许墨的侧脸。


“被你猜对了。”许墨笑道,只是这笑里总有几分落寞的情绪。


在左夜说许墨自那天后坐标两天不变的情况后,阮棕就知道原因所在。玩家经常对接待员提出各种要求,女人总爱从男人身上得到各种各样的承诺,现实中的男人不一定会兑现,可是任人摆布的接待员却只能执行承诺,无论这个承诺有多无理。


只要你想,我会一直在这等待你回来。只是玩家是不会给玩具一个承诺。



“那女孩不会回来了,回去工作吧。”阮棕也跟着望向窗外。


“你怎么知道她不会回来?”

“她不来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等着?”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而你为什么要回来?”许墨将视线从窗外收回,认真的落在了阮棕的脸上。


“如果我不回来,你在这傻站着的时间就不止两天了。”阮棕也是没什么表情,垂落的长发贴在脸颊,使得阮棕的扑克脸褪去了几分冰冷,多了几分温柔。



“秩序是可以被打乱的吗?”话题没来由的被许墨带偏。


“不能,但这只是个灵活的变动,无关秩序。是否继续等待看你自己,走了。”


话已经说完,阮棕没有再逗留的必要,转身便走。


“我明白了,谢谢你。阮棕。” 许墨感觉自己胸腔内穿来了微弱的零件转动声,这个声音稍纵即逝,看着阮棕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像看着相识已久的旧友。


“嗯,不谢。”听见道谢后,阮棕没有回头,勾起的嘴角却暴露了她的情绪。

也许有什么将要发生,也许有什么不会发生。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