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恋与世界(困局)10

多发一章,这张是给奈良妹子的回礼。

感谢你的暗中支持,其实我发文也不抱有什么能收获人气的想法,所以写的很冷门。

但是你和点赞的读者能细细阅读,说明我们在某点的喜好略有相同,谢谢奈良,谢谢读者了。

(ps:其实我很乐意跟各位许夫人交朋友的,祝各位抽到即将更新的新卡)
—————————许墨爱你哟(的分割线)————





一知半解比无知更痛苦。——西部世界


Chapter 10 雨中的互动


在魏谦事件后不过两天,恋与集团就已经恢复到往常的平静。阮棕总觉得高层在有意掩盖并且避开什么,即使看出端倪,阮棕也不敢轻举妄动,明哲保身最重要。



不作为不代表不做为,阮棕这两天一直回想着审问魏谦的细节。直到她回想到了许墨捡到那张照片的那天。脑海内闪过什么亮点,迅速打开电子本调查那天许墨的行动记录。根据恋与世界的剧情,那天许墨正好和李泽言有打照面,是关于研究项目的投资签约。



阮棕左手托着腮右手食指有规律地敲打着桌面,一下又一下,不轻也不重,望着数据的黑色瞳孔中似有暗潮涌动。


“看来这段时间进入恋与世界的次数要增多了。”良久,阮棕无意识的发出了一声呢喃。

今天十分不巧,刚到达恋与世界,竟然突然下起了雨,阮棕无可奈何的躲进路边的公交站台撑着手看着城市的雨景。路上的行人步履匆忙,脚下溅起大片的水花,水花随着鞋后跟的弧度洋洋洒洒,最后印在了裤腿上,阮棕默默的皱了皱眉。


也许今天就不该来,雨天真是麻烦啊……雨势不减反增,还伴着一阵冰冷的风,让阮棕不禁有些瑟缩。


“阮棕?” 悦耳的声音响起,在喧闹的雨声中显的有些突出。循声看去正是撑着伞走来的许墨。


巧了,我不走向山,山却来找我。 阮棕看着许墨暗想。


“恩。”阮棕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在远处就觉得很眼熟,果然是你,被雨困住了?”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阮棕看着许墨温和的笑脸耸了耸肩。



“你住哪里?我送你?”许墨笑意更深。



“我不住恋与市,你……不用管我。”阮棕有些为难。


“可是挺晚了又到了饭点,你要一直在这里等雨停吗?”


“你不提饭点我本来还不觉得饿的。”阮棕在这站台少说也等了半小时,一工作就忘了考虑其他因素,说实话她还真的饿了。


“不介意的话我能请你共进晚餐吗?大概吃完饭雨也停了。”


完全不想拒绝。


阮棕欣然接受,正打算叫车,许墨却侧了侧伞看向阮棕。


“我想,这伞还是足够装的下两个人的。”



看着许墨认真的神情阮棕不由一怔。


“不进来吗?”见阮棕走神许墨靠近阮棕,握住伞柄的手往前稍倾,雨伞的一角笼罩了阮棕的头顶,出声提醒道。


阮棕这时才回过神来,向前一步躲进许墨的伞下,和许墨并肩走进雨幕。



一时无话,即使两人在同一伞下,阮棕也习惯性的跟许墨保持着距离。也许是性格问题,阮棕总下意识的跟人保持着安全的距离,除了工作,她并不懂得如何和异性相处,此刻的她却忘了许墨的身份。


活了二十四年的阮棕基本没有什么感情阅历,恋爱次数为零。在她看来,爱情是最脆弱的东西,经不起现实的摧残,只因儿时目睹了父母的离异,让她从此对爱情蒙上了一层阴影,也是从那时开始,她变的越来越冷情,人都说女人是最容易感性的生物,而阮棕显然理智了很多,学生时代她也不乏有追求者,但阮棕却跟追求者分析利弊,把那位学长说的一愣一愣的。自那天起,就再也没人敢追求阮棕了。


“小心!” 一声惊呼把阮棕从回忆中拉出,与此同时一辆汽车在她面前疾驰而过,带起阵阵气流。


“红灯还没过,你想什么这么入神?”听见许墨的提醒阮棕这才反应过来,要不是许墨情急之下抓住了阮棕的手臂,后果不堪设想。


看着身旁明显心不在焉的阮棕,许墨不由得心头一跳,很快又压了下去。



阮棕也觉得自己太不小心了,正想道谢,却看见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紧紧抓住了自己的手臂,即使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阮棕仍能感受到对方手指传来的温度,呼吸一滞。


似乎感受到了身旁女孩的僵硬,许墨询问的眼神投向阮棕。


“没事吧?” 担忧的神情溢于言表,紫色的瞳孔熠熠生辉,就像玛瑙一样,而在这双玛瑙里,阮棕看清了自己无措的模样,内心平静很久的死水泛出淡淡的涟漪。


相交的视线猛然错开,只给许墨留下一张漠然的侧脸。


“我没事。”阮棕低声回应。


许墨也有些懵懵然,还想再问却被阮棕提醒绿灯亮了,这才松开手向前走去。


两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你有什么餐厅推荐的吗?”不太适应尴尬的阮棕决定挑起话题。

“嗯,再过两个路口,有家新开的中餐店,虽然刚开张但是口碑很不错,我们去那吃,你看怎样?” 


“好。” 阮棕狠狠吸了口气,徐徐的吐出,像是要把方才内心的波澜给吐了出来。


而这场雨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变小,似乎有停止的意愿,蓝色雨伞下一男一女的背影显的分外和谐,宁静而又美好。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