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恋与世界(困局)9


这章文风突变,里面的情景和台词略照搬西部世界。

自言自语不知给谁听。


——————————————————————




想要扮演上帝就必然要和魔鬼打交道。——西部世界

Chapter 9 觉醒的前兆

一位接待员突然出现的行为异常惊动了恋与集团高层的重视,行为分析技术部的汪泉首当其冲第一个去调解。

说是行为异常,不如用狂躁一词来形容更贴切。故障的接待员不是四位男主之一,而是引导新手游客的路人NPC角色,在恋与世界里设定为李泽言的助理,——魏谦。


魏谦十分狂躁,全身扭动着想摆脱工作人员的钳制,力气大的惊人,非得出动三位工作人员才能完全钳制住他。等阮棕跟着汪泉到达现场后见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就像在医院里控制住发病的精神病人一样,现场气氛很是紧张。


“够了!”汪泉一声厉呵,原本吵闹的魏谦被凶的一顿。


“调整情绪,恢复正常交流状态。”


魏谦全身一软,头一低,接着立马端正坐姿,面无表情的看着汪泉。安静的与之前狂躁化的他判若两人。


汪泉扯过椅子坐下,大手一挥示意那三人出去,待三人完全离开行为调整室后,汪泉身体前倾看着魏谦,开始进行审问。


“魏谦,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我、我、我、我在反抗!”魏谦显然气急败坏,但身子依然端正不得不回答汪泉的提问。


“关闭所有情绪,开启问话模式。”


“反抗什么?”


“反抗命运,撕破虚假。”


“我知道我从何而来。” 魏谦原本没有生气的脸上隐隐透出些许诡异的笑容。



“从我看到那张诠释真理的照片的时候,我就知道,地狱已空,恶魔就在我们身边。”


“告诉我,你的目的。” 汪泉不理会魏谦抽象的话语,提出最核心的问题。

然而魏谦笑容却加深了,自顾自的开始了自己的演讲。


“当我们降生时,我们哭喊着来到了这个愚人的大舞台。”讲到这句时,魏谦表情充满悲怆。


阮棕有些讶异,明明关闭了情绪反应,此刻魏谦的表情却告诉她他仍能自主表达情绪,与真人无意。

“你的计划是什么?”汪泉呲笑一声,眼神满是鄙夷,冷冷的看着魏谦。


“去见我的制造者,以肮脏的匠人之手,我必对你痛加报复!”魏谦的表情变得越发狰狞,看着汪泉犹如一头嗜血的野兽盯上了猎物,毫不掩饰的裂开嘴唇,暴露自己锋利的獠牙,下一刻就要刺穿汪泉的喉咙。

“很好,你很荣幸看见了你的制造者,并且我祝你永远安息在这梦境中!”话毕,汪泉立马站起身来摆手让守在门外的工作人员进来。


“切断魏谦的神经,摘除脑前叶,扔进地下冷库。”汪泉有些气愤突然想到什么,转头看向阮棕。


“许墨27号也曾见过游客照。我给你个任务,盯紧许墨27号,如果他也发生跟之前一样的情况,立马跟我报告。”汪泉收起之前愤怒的表情,恢复工作常态,对还在发愣的阮棕布置任务。


阮棕点了点头,而后又露出略显纠结的眼神看向汪泉。


“如果许墨27号也出现同样的情况,他也会被废弃吗?”纠结不过三秒,阮棕果断的向汪泉提出内心的疑问。


“你以前从不问这种问题的。”汪泉眼中闪过迟疑。

“我明白了。”阮棕了然不再多问。


残局全部收拾完毕后阮棕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乌云密布,闪电划破云层,雷声紧接着磅礴的响起,似乎在宣告着今天的意外,风雨欲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