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命运的开端】

         

                                   开端


      夜幕降临,我独自一人回家,即使只是刚入冬,冷空气也不可置否的袭来,特别是少了阳光的情况下,瑟缩的裹紧了衣裳心想着,要不是快下班时突然来个急诊的病人我也不会拖班到这么晚,真是世事难料啊,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知是不是因为太晚的原因,居然一个路人也没有,很不对劲,周围太过安静,安静到除了我的脚步声再也无任何声音。怎么回事?我忙抬起头向四周望去,昏黄的路灯照映出周边的建筑,路还是这条路,周围的房子也没有任何变化,只是一切都让我突觉陌生,还没来得及进行下一步思考,心脏就突然像是被什么挤压了一样的疼,莫名的缺氧让我一时呼吸不上来,眼前也阵阵发黑。


       

       到底怎么了!!?心口越来越痛,缺氧的症状丝毫得不到缓解,趁自己还清醒的时候赶紧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得打电话找人帮忙!才刚点开屏幕我只觉得整个人犹如一脚踏空般,与此同时我什么都看不见,就像掉进了黑暗中!短短数秒失重感消失,眼睛逐渐清明了起来。


   “快让开!”


     还未来的及反应的我被人狠狠的撞开,缺陷症状还没消失又被撞在坚硬的墙壁上,五脏六腑都仿佛被震了一下。


“啧……好疼。”


      紧了紧手,发现手里空无一物,!,手机怎么不见了!闭了闭眼睛,先不管这个问题,跪在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艰难的抬头看向撞我的人。

       黑色西服,白发,白白白发?有人会是这种发色吗?站在我眼前的不止有白发男人一个,十几个同样穿着黑色西服的男人,手握刀枪,表情阴冷站在周围形成一个圈,每个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似乎形成了僵局,所以这情况是………我和白发男被包围了?!


      这又是什么神展开啊?


“哦!小姐你没事吧?真是不好意思把你卷进这么危险的局面中!”


白发男突然出声,与我说话的同时也不忘防备着周围,摆出战斗姿态,谨慎的朝我侧了侧脸。身体难受的紧,张了张口却说不出任何话,我能做的只有思考了。


“不愧是彭格列的晴之守护者,把我几十个手下打的

只剩十几个,不过就算只剩下十几个你今天也必须败在这里!”


     不满于僵持的局面,其中一个持枪的男子出声提前发出了威胁。


“你倒是很有自信啊,要打我当然极限的奉陪,不过旁边的小姐是无辜的,放她走。”


大概已经知道白发男是笹川了平的我稍微放心了下。

不对啊!彭格列?!!!!难道我………!。


“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人,谁会管她的生死!现在就送你们一起上路!”


“真是不讲道理!极限的不是个男人!”


说完笹川了平便冲了上去。


        喂!你为什么不用枪要徒手对枪啊!科学呢!我一定是缺氧缺到脑子了才会在这种关头还吐槽些没卵用的事!不可思议的是,即使笹川了平是徒手对付这么多个人,他也丝毫没有占据下风,身手敏捷拳拳有力,每一步都准确的避开了各种朝他飞去的子弹,当所有敌人都去攻击笹川了平的时候我明白这是他在给我逃跑的机会。


       咽了口口水,忍住胸口的疼痛努力站起来,不能在这里死!睁大着眼睛走出危险区,虽然不明白自己现在的情况,但是我不能冤枉的死在这里!


“小姐快躲开!”


被其他喽啰牵制住的笹川了平突然焦急的大喊。


“!!!”


    一回头发现其中一个敌人手里的枪已然向我瞄准,在他扣动扳机的瞬间我迅速趴在地上。


“可恶,竟然躲过了!”


男人见没有打中我不满的抱怨了句。


“只是这次你没那个运气了。”


我默默地盯着枪口,浑身动弹不得,我会死吗?


“砰——”


刺耳的枪声划破整个夜空,倒在地上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想要杀我的人。


“阿武你来的真是极限的及时啊!”


解决完所有敌人的笹川了平中气十足的说着。


“阿哈哈,本来想时雨解决的但是距离太远了,只能用上口袋里的枪了。”


山本武边说边走出阴影。


腰间的配刀,黑色的短发,这面孔。


我想……我穿越到了十年后的家教里了,而且我亲眼看见了有人在我面前被杀死,前提是他想杀了我,再晚一秒死的人就是我自己。


“话说回来,这小姐……”


刚松口气,胸痛却突然加剧,什么声音都听不清只听得到嗡嗡的耳鸣声,刺耳又痛苦,黑暗骤降,来不及想自己是不是要晕倒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