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踏 空 【270x我】

   来自自己的怨念产物,

脑洞背景介绍,文中的自己穿越到家教世界,而自己却是这个世界的漏洞,这个漏洞极其牛逼,接触之人都会被漏洞吞噬生命强行领便当,在中间各种复杂过程后,文中的自己选择给自己强行提早便当来换得家教世界的大同【误】,

总之脑洞为黑洞,文中处处有bug,毫无逻辑,暧昧向,略黑化,食用请小心。

乱七八糟少女心然而就是不给自己HE系列。

【270一表白就让自己去死这样真的好吗?】

【求270心理阴影面积】

致我那段不靠谱的恋爱,如能选择,我愿结束一切。

接正文↘

     

   世界从未停止变化,何况人呢。所以啊,沢田纲吉君,请你不要再固执下去了。

我想我内心应该是平静的,应该吧,因为我啊,至少目前为止一点也不想做出任何表情,不想哭,不想笑,五官仿佛脱离了大脑神经的控制,就这样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

沢田纲吉抿了抿嘴,一言不发,但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我,眼神包含的信息量太多,我闭了闭眼不想再看。

“正如你所见,我的存在对于所有人,乃至这个世界都是个巨大的威胁。”

晃了晃拷住双手的铁链,铁链随着重力相互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像在嘲笑我的现状。

  弱者,

  囚徒。

“你当时应该杀了我,而不是救我,你所谓的心软不是善良,而是愚蠢!”

“杀了你?我怎么可能做的到。”

沢田终于开口,而我也重新睁开眼继续正视他。

   然而沢田却没有继续看着我,而是低着头双手紧握,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眼睛被刘海挡着陷入阴影之中,让我无法看清。

   对于他始终晦暗不明的态度让我骤然生出了无明怒火。

“所以说你就是个傻逼!我死了对谁都好!就因为我跟你那点交情你就舍不得下手?既然舍不得那就请不要管我!随便把我丢在马路上自生自灭就行!你要不要这么圣母?难道你忍心看着你的家族成员们因为我的关系一个个死去?甚至京子她们死掉也没关系吗!一个换所有这波不亏!”

  忍不下去了,我无法再平静下去了,这样耗下去只是浪费时间。

  “你还是不明白。”

  沢田扯了扯领带,气场阴暗的朝我走来。

“明白才有鬼,救我却把我囚禁起来,这些铁链子是个什么意思?”

  我看着沢田朝我一步步的靠近,在走到我脚尖的位置停下来,蹲下身看着我。

又来了,又用那种我看不懂的眼神,那种把我看个透的眼神。

我瞪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却没想到他整个人突然凑过来,距离近的都能让我感受到他的鼻息,不由得让我有些慌神,慌忙后退却无处可退,整个人的后背只能贴在墙上。

“柯桑,你难道不怕死亡吗?”

沢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突然对我抛出了没头没尾的问题。

我稳了稳身子让自己恢复冷静,思考了片刻毫不犹豫的回答。

“之前是怕死的,但是明白自己的存在后就不怕了,我死对谁都好。我没有什么可害怕的了,死亡不过是个终结。”

  话说完,沢田的表情更加阴郁了,下一秒他双手突然朝我伸过来撑在了我身后的墙上,距离还是不可控制的更近一步。

“南柯,你简直残忍。”

沢田看起来很生气,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咬牙的感觉。

“……我残忍?”

沢田说我残忍,这让我很不解,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忍受这么多事,不过就是不想有人因为自己无辜送死,也许这对别人而言真的很傻很天真,但是我毕竟不是这世界的人,与其这么累,还不如趁早结束我怎么残忍了?

愣愣地盯着地上发呆,脑子却在回想自己到底哪里残忍。额头上突然的触感让我回了神,沢田放大的脸与那双复杂的棕眸,双额相抵,两人的瞳孔只倒影出对方的脸,容不下其他。

“你……”

我愣愣的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

“你残忍,是因为你考虑了所有人却没考虑过你自己,你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开却从未思考我为什么不厌其烦的靠近,柯桑你有考虑我的感受吗?”

“……对不起。”

是的,沢田说的没错,简直就是一针见血,我该道歉,即使我们都明白道歉并没有什么用。

“呵…… 你还是不明白。”

沢田自嘲的话语让我深深地皱起了眉。

“我不明白,那就请你说明。等你说完后就放我走,从此我们是路人,你最好忘…”

“唔……!!!!”

瞳孔骤缩,话语权被沢田突然紧凑过来的双唇剥夺,温软的唇紧贴着我冰冷的唇,仅仅只是表面的亲吻,沢田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保持亲吻姿势神情悲怆的看着我。

我想这一刻我明白了,该死的我现在觉得好悲伤,好想哭,但是内心中巨大的喜悦感也在不断地溢出。眨了眨眼的同时,沢田又顺手把我带进了他的怀抱,我试着挣脱,却无法脱离他的桎梏。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一点一点的蔓延至屋内,一点一点往我的方向延伸,却又在距离大约一米的地方戛然而止。

  就连阳光都在暗讽我吗,巨大的悲伤一层又一层的盖过来,喉咙紧的发痛,最终只能发出难听的呜咽。

“对不起……我…很开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遍又一遍的道歉,不断重复的对不起,即使明白那是徒劳也不想停下。



X,我现在就可以去死,但是有最后一个要求。

哦?什么要求?



请让我死在沢田纲吉看不到的地方。

好吧,那么,如你所愿。







沢田你用铁锁锁不住我的生命,我希望你放手后退几步,因为阳光就在你身后仅仅几步远的地方啊,你的心意我不能接受了,在你的世界我的存在是个危险的漏洞,而我,会亲自修复,漏洞修复后你也能回到以前的生活,回到那个没有南柯存在的家教世界。

   每个世界都有个乌托邦,但是没有一个属于我的乌托邦。

  再见。
   

这个世界上没有沢田纲吉

只有毫无用处,心灵满目疮痍的我。

即使知道追求不到心之所想的乌托邦

可是我还是如此的爱你啊

从未见过却无比想念

想要触碰温柔  沉溺其中

可是为什么就是不存在呢

大概我的乌托邦就是虚构的海市蜃楼吧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