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柯大王好

踏空(2.0修正版)

   来自自己的怨念产物,
脑洞背景介绍,文中的自己穿越到家教世界,而自己却是这个世界的漏洞,这个漏洞极其牛逼,接触之人都会被漏洞吞噬生命强行领便当,在中间各种复杂过程后,文中的自己选择给自己强行提早便当来换得家教世界的大同【误】,
总之脑洞为黑洞,文中处处有bug,毫无逻辑,暧昧向,略黑化,食用请小心。
乱七八糟少女心然而就是不给自己HE系列。
【270一表白就让自己去死这样真的好吗?】
【求270心理阴影面积】
致2018年依旧单身的我!好像更虐了??

 踏空


     
   世界从未停止变化,何况人呢。所以啊,沢田纲吉君,请你不要再固执下去了。

我想我内心是平静的,应该吧,因为我啊,至少目前为止一点也不想做出任何表情,不想哭,不想笑,五官仿佛脱离了大脑神经的控制,就这样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

沢田纲吉抿了抿嘴,一言不发,但眼睛却直勾勾的望着我,即使他沉默不语,可是眼神里透露出的信息量却多到超出我脑容量的负荷,人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沢田的内心仿佛有一头急于脱出的困兽,可那头困兽却偏偏隐忍了下来,止步于牢笼前。

我头疼的闭了闭眼不想再看。“正如你所见,我的存在对于所有人,乃至这个世界都是个巨大的威胁。”晃了晃拷住双手的铁链,铁链相互碰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就像在嘲笑我的现状。

  无能之人,

  囚徒。

“你不应该救我,在choice战我就早该死去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你可是我的朋友........我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朋友?

“我们曾经是朋友,可现在不是。你可以因为我们曾经的情分不对我下杀手,但是你没有那个义务拯救我,我在这个世界多活一秒,对于你所重视的亲友们,以及你珍视的......爱人....都多一份危险,直到他们一个接一个的死亡,包括你。”

我讥笑一声,咬了咬牙,用着最令人厌恶的口吻去嘲讽沢田纲吉。

“不可以....我做不到.....”

沢田终于开口,而我也重新睁开眼继续正视他。然而沢田却没有继续看着我,而是低着头双手紧握,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眼睛被刘海挡着陷入阴影之中,让我无法看清。


   对于他始终晦暗不明的态度让我骤然生出了无明怒火。

“还想不明白?你已经迷失到权量利弊的基本能力都丢失了吗!!?快点把我从这个世界抹消啊!!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一把抓住沢田的衣领,狠狠盯着他。

  “你还是不明白。”沢田拿下我的手扯了扯领带,郁郁的看着我。


“你为什呢总想着拯救我呢?锁住我根本没有用,只要我死.....”我无力的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


“够了!你根本完全都不明白!”沢田受够般打断了我的话。

我疑惑的看着他,看着沢田朝我一步步的靠近,在走到我脚尖的位置停下来,蹲下身看着我。


又来了,又用那种我看不懂的眼神,那种把我看个透的眼神。我瞪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却没想到他整个人突然凑过来,距离近的都能让我感受到他的鼻息,不由得让我有些慌神,慌忙后退却无处可退,整个人的后背只能贴在墙上。

“柯桑,你难道不怕死亡吗?”沢田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突然对我抛出了没头没尾的问题。

“我也曾想努力的活着,但我现在没有选择,我已经一无所有了。”稳了稳身子让自己恢复冷静,思考了片刻毫不犹豫的回答

  话说完,沢田的表情更加阴郁了,下一秒他双手突然朝我伸过来撑在了我身后的墙上,距离还是不可控制的更近一步。


“柯桑,你简直残忍.....。”沢田看起来很生气,甚至连说话的语气都带上了咬牙的感觉。


“……你说得对。”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忍受这么多事,不过就是不想有人因为自己无辜送死,也许这对别人而言真的很傻很天真,但是我毕竟不是这世界的人,世界加持在我身上的反作用越来越强大,即使我已经躲开了可是我依然伤害了曾经亲近我的朋友,京子她.....。


我望着地上出了神,回想着过去。额头上突然的触感把我惊回了现实,沢田放大的脸与那双复杂的棕眸,双额相抵,两人的瞳孔只倒影出对方的脸,容不下其他。


“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开我却不厌其烦的靠近?即使明白自己会受伤我却无法停止走向你的脚步?”


“你……”我愣愣的看着他,脑子一片空白。


“……别说了!别说了!我求求你别说了!!”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慌乱,深知他再说下去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头顶传来沢田的叹息,下一刻我落入了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怀抱。犹如惊弓之鸟,我拼尽全力推开沢田的怀抱,越是用力,沢田抱的越紧,箍的我肩膀生疼,只能停下来。


见我不再挣扎,沢田默默放松了力气,温柔的搂着我,继续他未说完的话。


“柯桑,你曾经跟我说过,人与人相爱的过程就是相互被对方驯养。也许我已经被你驯养了,就在很久以前,与你相处的过程中。所以啊,我怎么会眼睁睁地看着我心爱的玫瑰在我面前凋零呢?”沢田说完像是松了口气,专注的看着我,露出往常的微笑,只是这微笑却代表着悲伤,这一刻,沢田内心里居住的困兽终究打破了牢笼。

我想这一刻我明白了,心脏仿佛漏拍,巨大的喜悦感在不断地溢出,与此同时深入骨髓的悲伤也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该死,我好想哭!


“对、对不起..。”

事实上我的确哭了,泪水模糊了双眼,看不清沢田的表情,我死死的捂住嘴巴,控制不住的哽咽。

“我爱你,没有让你感受到,是我的不对,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你能原谅我吗?”沢田搂紧了我,温柔的话语让我觉得身处天堂。我克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停止哭泣。

“我无法成为你的玫瑰,我不....唔?!!”


瞳孔骤缩,话语权被沢田突然紧凑过来的双唇剥夺,感受到了唇上的温度,让我有些痴迷,温暖,想沉溺。沢田仅仅只是保持表面亲吻,没有进一步动作,神情悲怆的看着我。我心口一痛,再次试着挣脱,却无法脱离他的桎梏。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一点一点的蔓延至屋内,一点一点往我的方向延伸,却又在距离大约一米的地方戛然而止。


  就连阳光都在暗讽我吗,巨大的悲伤一层又一层的盖过来,喉咙紧的发痛,最终只能发出难听的呜咽。
“对不起……我…很开心…,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一遍又一遍的道歉,不断重复的对不起,即使明白那是徒劳也不想停下。



 人生仿佛走马灯般在脑海内转换,最终停留在和沢田纲吉初见时的场景。


那是他年少,那是我充满朝气,仅仅因为我一个举手之劳他却对我露出了最闪耀的微笑。


看着兔子般的他我忍不住开玩笑“你是神吧!”


眼前的少年羞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问道;“是什么神啊?”

我只是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回答。


“不说算了!”


你是我男神,


我内心是这么回答的。


我本以为这辈子没有人听我讲故事,结果你出现了,来的正及时。


“.....纲吉。到了约定的时间,我是要独自一人上路的。”失去意识前这是我对纲吉说的最后一句话,看着他绝望的表情我只觉得心不能再痛。



世界,我不曾向你提过请求,但是我有一个愿望非得实现不可。



一个将死之人还跟我提愿望?你以为你还可以继续活下去吗?


请让我死在沢田纲吉看不到的地方。


 ...............


如你所愿。


纲吉,我不敢向你表明我的心意,同时你的心意我不能接受了。


与其失去你,我愿你能把我彻底遗忘。

  永别了。


    
 END


评论(1)

热度(1)